“上海名媛”们疯狂吸金:月入十万算平均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4日 22:16:54 阅读:36 次 作者:佛说

拼单奢侈品的“上海名媛”


这两天最火的话题就是#上海名媛#事件。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公众号主李中二某天看到一个上海名媛群的邀请函。


群的邀请函中提到目标群体是上海本地名媛,群的作用是和其他的白富美们一起探讨爱马仕、Dior等奢侈品大牌,并且群里还有单身女青年的福利——“不定期推荐金融巨子,留学海归等优质男生”。


公众号主李中二“斥巨资”500元加入了这个群。他本以为能看到白富美们纸醉金迷的场景,万万没想到这个群其实都是一些想泡高富帅的白穷美们的奢侈品拼多多群。


其中有6人拼单一份丽思卡尔顿双人下午茶,4人拼单租爱马仕Kelly等操作,40个人团购宝格丽酒店,甚至还有找人拼单Gucci丝袜的。


当然这些外表光鲜的女神拼单并不是真的为了享受这些高端消费,而仅仅只是用于拍照打卡,精心修饰之后发朋友圈,当然也不会忘记自己P得美美的自拍照,以此来把自己的朋友圈包装成一个白富美的日常生活。


虽然这篇文章很快就被证实是营销号操作(截图中的丝袜图出自微博上一个博主的日常晒图)。



但这种白穷美们拼单奢侈品,打卡拍照包装朋友圈的操作却是真实存在的,甚至连港台巨星潘玮柏的老婆luna也曾被扒出来有过类似的操作。




(拼单的不是奢侈品,而是放生的泥鳅……连拍照的姿势都一一模一样)




(既然泥鳅都可以拼,滑雪照当然也拼一下啦~)


人肉拼单打卡发朋友圈可能还算是比较走心的操作,毕竟现在电商平台上还有提供朋友圈素材一条街的店家。



足不出户,就可以轻松打造曾周游列国,爱好瑜伽潜水,品鉴红酒珠宝的白富美人设。



月入十万仅是行业平均水平


除了一部分白穷美包装朋友圈出于满足虚荣心的目的,更多这类“上海名媛”的目的就是通过包装自己,结识更有钱的男人,实现阶级的跃迁,或仅仅只是想捞点钱。


Lucas是一名常年混迹于夜店的富二代,在他的朋友圈里有很多这类精心包装过的“上海名媛”。


这类“上海名媛”群体的画像十分复杂,也分三五九等。其中的一部分有着正当职业,只在业务时间约会,希望能嫁个有钱人,也有一部分女生没有正当职业,发现这种方式赚钱之后,便全职投入于此,收入不菲。


她们进入这个圈子往往都是从夜店开始的。当她们在夜店认识“前辈”,对方就会带她们入圈子——给她们提供情报、推荐卖A货奢侈品服装的微商,老带新去整容诊所的,当然经济窘迫之时,拼单高级酒店下午茶或酒店房间,拍自己美美的照片当然也是填充朋友圈不错的选择。


当她们逐渐打造出白富美的人设,微博、Ins、Tantan等社交软件都是她们俘获有钱人的战场。


在Lucas的描述里,成功挤入这个圈子,没有沦落成为外围的“上海名媛”们月入十万仅仅是行业平均水平。



其中也不乏上岸,顺利嫁给有钱人的例子。


也许是这种女生常年混迹于这个圈子里,非常懂得讨好另一半,因此在成功嫁给有钱人之后,往往会经常在朋友圈提及另一半,给另一半极大的虚荣心。


背后庞大的产业链


拼单奢侈品,提供朋友圈素材之类的可以统称为“社交网络形象包装”,但这仅仅只是这条不为人知的庞大产业链的中的小小一环而已。


与之配套的,还有二手奢侈品服装、医美整容、形象培训、情感资讯等等相关的服务。


知乎上拥有粉丝量16万的大号花神妙,在知乎上回答各类高端阶层人士的隐秘八卦,拥有了庞大的粉丝量。


而她在千聊直播里,专门为这批志在社会高收入阶层男士的女生们,提供种种信息服务。




她的直播间里不仅有变美方式和说话技巧,也有鉴别男人价值的方式——甚至包括详细到互联网大厂及投行、券商等高收入行业各个级别所对应的收入。


如果说花神妙这类提供的服务还能被称得上“情感咨询”,并没有太多危害社会的色彩,曾经的自媒体大号“撩凯子”所提供的授课服务和案例则让人感到一阵触目惊心。




目前“撩凯子”这个公众号已经自己关闭了。它的关闭公告中提到,自己巅峰时期粉丝数达百万。


2017年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自杀,事件疑涉其被前妻骗婚和威胁勒索。苏享茂临终前发布了与翟欣欣的聊天记录,爆料说两人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苏为女方购买海南清水湾住房一栋,特斯拉电动汽车一台,汇款若干次,累计花费近1300万元。


而翟欣欣就是“撩凯子”的学员。



在“撩凯子”流出的授课内容中,不仅包括了内外自我包装,男性资源搜集,甚至还有实战录音视频观摩。



到了这种程度,你所遇到的“上海名媛们”不仅微信朋友圈是假的,人设是假的,甚至有可能连跟你说的话,表达的情感都是提前训练过的。


随着“上海名媛”在网络的爆火,她们也很快成了全网嘲的对象。


但除去翟欣欣这种有组织有预谋的团体,那些包装自己朋友圈的,伪装白富美的“上海名媛”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属于为了更精致生活的普通人。


当她们第一次从别人身上获利之后,就迅速尝到了甜头,长此以往就陷入了这种虚假的包装自己的生活。


为了维持这种生活,她们往往会攒钱去整容,沉迷高消费场所。


从男人身上得到的钱并不能存下来,但独立工作养活自己的能力就很快被消磨掉。她们中的大部分依旧过着不知今夕何夕的日子。


当青春褪去后,她们的未来也不见得会有多好过。


也有其中一部分群体,顺利上岸。


当她们以为自己通过伪装捕获了富一代、富二代的同时,这些富一代、富二代其实只是也在她们身上看到了自己所需要的价值。


Tag: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